米栗涩

米饭陪生板栗,吃起来味道很涩★☆☆

[唐毒]谜 ·章一

*剑三框架世界
*半架空武侠
*百合向,炮姐✘毒姐

一.
  
   人人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这个地界,总被绿柳桃花的环绕着,怨不得人们时而歌颂这的渔歌晚唱炊烟渺,时而赞叹那儿阁楼起迭隐若现,真真当得起人间仙境四字。
   江湖人却不在意这个,他们在意的多是利益生死,唐扇面当然也不例外。这一次来扬州确确是为了赏金,她近前才接下隐元会关于快刀箫犰的阎王单。
   取人性命并不困难,可以说是她惯常在做的事。而这一次,大约是出了什么意外。
   唐扇面直面正正好出现在她杀完人之后的苗女,冷硬的杀气毫不掩盖的弥漫在空气中,拊背扼喉,“有事?”
   曲伤秋自认识趣,却同样不想轻易放过一个新死的武林好手。即便是个死的,那也不能逃出她的掌心,她这么想着便将小可爱们都唤到了明处。
   南疆毒虫将她围拢在血液与尸体造就出的一片狼藉之中,苗女艳丽的笑容蹂杂着些俏皮,“万人斩的赫赫威名,简直是如雷贯耳。”
   一个危险人物。
   唐扇面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她迅速藏进阴影里,占据对自己而言最为有利的地形。隐匿身形、装匣瞄准,每一个唐门遇见的敌人都叫苦不堪,因为先机早已被唐门中人抢占。
   “别太紧张了,”只听苗女又说话了,“你拿走他的项上人头,余下的我都包全了。我们各取所需,如何?”
   这姿态看似漫不经心,却很难找到破绽——这人是个高手。
   唐扇面并不想进行无谓的冲突,她无言的现出身形,决定带走目标的头颅以作为完成任务的凭证。
   “小女子唤作伤秋,单姓为曲。有缘再见了,万人斩。”
   在极速的飞驰中回过头去,唐扇面险些被艳阳天下的一整套錾花银饰晃花了眼,略泄下力,她认真的道,“我叫唐扇面。”
   在苗女被藏得很好的讶异中,唐扇面控制着机关翼转向,迎着风飞向远方,“有缘再见。”
   那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在扬州,一个繁华而混乱的城镇。那时候,果真有几分“草长莺飞二月天”、“人面桃花相映红”的韵味,是个极好的时节。
   也是因缘际会,自那之后唐扇面与曲伤秋总能时常碰面。这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决定暂时搭个伴了。这暂时的关系,曲伤秋从开始就说得清楚明白:‘以后各走各的道,谁也别管谁,以三年为限。’
   由于职业天性,唐扇面几乎走遍了大江南北。而曲伤秋,不知是为了精心饲育的南疆毒虫,还是为了难能可贵的新丧尸体,或是其它的未知因素,一直跟着闻名天下的蜀川刺客,从未落下过一次。
   她们一同见识过大漠的残阳、雪山的沼泽、草原的广阔与古城池的威仪。同危险随行的不仅只是机遇,她俩的情感也在这其中逐步升温。
   随着慢慢放下的戒备,二人真正跨入对方的世界。兴致来的时候,她们会随风而唱,两个女子,不同的声调,可惜只有山林中的猎户有幸听到。闯荡江湖的女孩儿们也会在露天的瀑布里嬉笑着洗掉风尘,毫不介意毒辣的艳阳与随时可能出现的偷窥者。更疯狂的事她们也曾做过,比方从那万米高的悬崖峭壁上往下跳,无非是因为武功高强且身轻如燕,凭仗着一身无比深厚的内力借力打力。
   只是世人所传“天下无不尽之宴席”不假。
   三年之约已然到期,唐扇面依言请辞。
   曲伤秋却哀婉着一张脸,扬言道,“唐门中人果真是铁石心肠,扇面难道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自是喜欢的,”唐扇面难得的解释一二,她犹豫着是否邀请曲伤秋一同前往唐家堡,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三年期满,我也要回唐家堡一趟了。”
   “你可能不知,唐门有个老传统:每五到六年,外出闯荡的族人均要回堡一次,不然一律算作死亡处理。说来,我已经迟了大半年了。”
   南疆儿女向来倡导自在随心,曲伤秋此人,太难琢磨又自在得很,惯没有舍己为人的思想,她趁人不备用巧劲擒住了唐扇面,七手八脚的纠缠着赏金杀手,“哎呀,我老伤心了。”
   唐扇面任由她死缠烂打,只用黑黝黝的瞳孔望着曲伤秋,像是望得久了这个不省心的苗女就能安分下来似的。
   曲伤秋苦恼极了,她细细抚摸着唐扇面的五官,一会儿力道大些一会儿又轻些,下手也没个准数,“扇面啊扇面,你这一走……”
   唐扇面并没有听清后面越来越低的话语,她只晓得曲伤秋突然放开手,整个人后退了近三丈远。
   她看着苗女风情万种的站在枯草甸上,一旁有几朵不知名小白花被风吹得瑟瑟抖动,其豢养的双头蛇王状似不满的用蛇尾狠狠拍打地面,激起烟尘四溢。
   唐扇面的眼眸黯了黯,只听曲伤秋说,“你快走吧,趁我还不想留下你之前。”
   那一日的枫桦谷内枫红似血,无数人为了这一年一度的鲜艳热烈慕名前来。
   放眼整个大唐武林,纯阳宫、少林寺、天策府、藏剑山庄占据着重要资源地位。也正因此,他们从不将异邦人放在眼里,甚者更是万分排斥。像川蜀的唐门中人、大漠的明教教徒,以及苗疆的五毒妖异,都被其一举囊括在内。直到这些年来异域人才辈出,才不得不叫四大主流门派大叹失策。
   在所谓的“异邦人”中,唐门的活跃程度是较高的,名震武林的唐门弟子个个都不好相与,其中赏金杀手“万人斩”在中原更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近日来,江湖四处传言:万人斩重新出现在川蜀境内,唐门机关尽闭,以甲士开道,只为迎回这一位首席大弟子。这则由茶馆驿报主手的八卦经常被拿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川蜀人中却没有掀起什么轩然大波。
   唐扇面跟曲伤秋分开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唐家堡,期间接了几桩隐元会的阎王单,甚是干净利落的解决了。
   若是没人提点,她是不会知道自己不大对的。
   所以唐老太太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叹息了,老人揽过亲传大徒弟的肩膀,轻抚她的背心,像哄小孩似的,“你这瓜娃子,可是在外面受欺负了?罢了罢了,既然回来了,便安生呆着,唐家堡总能护你平安。”
   相对于在外的风餐露宿,本家唐家堡无疑再好不过。许是过于放松,唐扇面总会时常走神。
   在好些个地方,唐门弟子们经常能见到他们的大师姐无所事事,脸上的表情不复以往单调的漠然。
   “大师姐这怎么了?”自认为隐蔽一流的唐甲子很是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大师姐从未如此令人担忧过,她一向是唐家堡上下的骄傲。
   “心情不大好吧,大师姐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若这回来的是二师姐,足够我们喝上一壶的……”一同偷窥的唐乙子像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似的打起寒战。
   “哎,二师姐大概也快要回来了。不过看到大师姐无事便好!我们走吧。”二人悄悄撤退,自以为潜行得无声无息。
   无故听了一炷香的咬耳朵,唐门首徒摇摇头失笑,她继续小心的检查千机匣,确保并无疏漏后,将之放回后腰处固定。
   唐扇面只要会杀人就可以了,她想着。
   展开重新修葺过的机关翼,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唐家堡。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