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栗涩

米饭陪生板栗,吃起来味道很涩★☆☆

[唐毒]谜·章二

*剑三框架世界
*半架空
*百合,炮姐✘毒姐

二.

  中原以南,越过蜀川,便是进入了中原人畏惧为妖异的五毒教的领域。
   苗疆人古来便奉五仙为尊,自流落在外的掌门之女曲云继承大典、乌蒙贵制毒尸叛出之后,已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至今内忧外乱,已不能一概置之。
   五仙圣殿每一日均有由教主举行的例会,在苗民们完成晨间祭祀之后开始。
   “找不到,找不到,你们从来没有找到过,一群废物!”艾黎怒视跪了一地的弟子,他的孔雀在旁渡着步炫耀自己彩色的翎羽,傲慢得不可一世。
   外表仍为幼童的阿幼朵盘坐在距离屋顶很有些距离的横梁上,对艾黎的暴脾气很是鄙夷,“我说艾老儿,洗洗干净嘴在说话罢,圣殿总坛可不能有个出口成脏的长老。”
   “阿幼朵你嚣张什么!就是你养出来的小杂种盗走了教中圣物,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干系吗!”阿幼朵作对的意思如此明显,让艾黎彻底抛开了平日里慈眉善目的形象,愤怒的捏着腰同居高临下的阿幼朵对峙。
   “那可是前教主的遗物!教主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管东管西起来了,难道你以为你已经能同教主平起平坐了不成?”
   “或者说,艾黎你这小老儿同那乌蒙贵一样,早对本教圣物窥视已久了?”阿幼朵才不管正殿弟子们如何想法,奚落起大长老来也是毫不留情。
   实在是不敌阿幼朵的胡搅蛮缠,艾黎只能朝正位上的现教主曲云大声抗议,“阿幼朵满口胡言、颠倒是非,企图包庇罪人!她根本无法公正的处理此事。教主,恳请您撤去阿幼朵的长老之职,以示惩戒!”
   “哼!艾黎你一天到晚的倚老卖老,真令人讨厌!我可不敌大长老,教主,阿幼朵走了。”阿幼朵从横梁上跳下来,对艾黎横眉竖目了一番,“我养的牲畜都要比你要会说人话呢,臭老头儿!”
   “你!”艾黎气急,紧接着拂袖而去,“教主,恕艾黎斗胆,先行告退了!”
   借此挥退了大部分弟子,仅留下少数中流砥柱继续议事,教主曲云相当镇定的令余下人等不必理会整日闹事的大长老与五长老,“那么,大家便继续昨日未完之事,各自讲到到底该如何驱散毒尸之毒吧。”
   先不管中原人眼中的异教如何,继唐家堡的盛况之后,中原境内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隐元会竟大手笔的出示了黄金万两的指名状‘恩仇令’——这消息普一出现便使中原武林震了三震。
   说到这个隐元会,它几乎是遍布了天南海北,可谓是无所不在的存在。江湖百晓生曾在茶馆驿报的八卦板指明其是个“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办不到”的地儿,因此收获了无数赞声。
   而对所有黑白两道或是灰色地带的讨生活的人而言,隐元会的可靠之处就在于其不隐蔽性。要不然,诸如赏金杀手“万人斩”之流也不会总在此地进行交接。一方面是出于信息的快速流动,另一方面更是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江湖谁人不知,违背了‘隐元会下土地不允许见血’这条规矩的人,坟头草都远不止两米高了。而悠悠之口,更是护卫己身的利器。
   “我接下了。”撕下专门指名自己杀人夺命的恩仇令,唐扇面一如以往般雷厉风行。
   “哎,等等,你再考虑考虑吧?”这处隐元会分部的主事与这个不善言语的万人斩有过几面之缘,因此好心的提醒了她,“虽是许了万两黄金的好事,但能指定你去做掉的人,好歹也不会是寻常的高手吧,估摸着,是能比肩豪侠榜前十的人物啊。”
   “不必。”
   看着此次目标的姓名,唐扇面不由的鬼使神差般多说了一句,“这个姓中原挺少见的 。”
   “曲在中原不过是个小姓。”
   主事想起眼前这位也是个登榜前十的大人物,他若有所思的摸着山羊胡子,颔首与这次也没能说上几句话的万人斩道了别。
   独步中原武林的几大教派中,纯阳道姑与少林和尚是绑定的对门,两家的互帮互助向来为人所周知;天策府则隶属于朝廷,保家卫国又镇压宵小,从来是‘师出有名’;而藏剑山庄呢,除却以武力值力压群雄的庄花叶英以外,负责情报买卖的掌门小徒弟叶临邪叶大少才是最受江湖人喜爱的,人称‘百晓生’是也。
   江湖百晓生,是茶馆驿报的八卦异闻版版主之一,也是买卖江湖情报的大手之一,少有人知晓得是,他更是万人斩唐扇面少之又少的损友之一。
   “一分钱一分货嘛,你既不愿意出那么贵的价钱,又怎么能即刻了解你情郎的去处?说句实话吧,在这江湖里,没有比我更快更准确的情报了。”唐扇面看腻了叶临邪这招摇撞骗的模样,她伸手敲了敲茶馆独间的房门,引得里头的二人同时回头看向她。
   “要不这样,姑娘,你的问题我们下次再好好聊聊,你看,我又有客人来了呢。”
   让店小二进来带走相当浪费时间的麻烦买主,叶临邪打着‘周到服务’的招牌跟随小二哥一同挤下楼,在人来人往的大堂里揪住店主,大声说完“今天不接客了”后又返回到自己的独间,一把关上门。
   “那姑娘怕是不会再来了。”唐扇面立在窗前,窗外一片嘈杂人声,染的她脸上的半副面具都带上了人气。
   “所以你到底来干嘛的?”叶大少没好气的坐下倒了杯明前龙井,牛嚼牡丹的一气吞入腹中。
   万人斩回首,“我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个人。”
   “姓甚名谁啊?”坐得大马金刀的剑神之徒示意友人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曲殇。”唐扇面从怀中取出恩仇状递给叶临邪看。
   “哦,‘万两黄金曲殇’,你还是接了啊,”接过恩仇令看了看,叶临邪不敢兴趣的又放下了,“可你前段日子不是还和她在一处么,我的人看见过你们,不止一次。”
   叶临邪见着了唐扇面慢慢蹙起的眉峰,这才起身找出副皱巴巴的肖像画给她,并将存在脑袋里的重要情报述之于口:“曲殇原是五毒教长老阿幼朵的亲传弟子,传闻极其擅长蛊毒之术,疗伤次之。她是难得的集五毒两家精髓之材,三年多以前还曾做为长老候补参与过对叛徒乌蒙贵的围剿,立下了大功。不过现在已经被以叛徒之名逐出五毒教了,至于原因嘛,这个我也不知道。”
   曲伤秋,曲殇……
   唐门首徒捏紧手中的一纸画像,感到不明原因的口干舌燥,“情报属实么?”
   “千真万确!另外,有人告诉过我,是曲殇的师门在通缉她。怎么样,有趣吧?”
   “嗯,报酬给你。”
   “咱们谁跟谁啊!你这目标的八卦可多了,不听白不听么。再说了,所谓是无风不起浪,你千万别小看这些小道消息啊!哎哎哎,别这么用力,我杯子都要被你捏碎了……”
   “少说些话,多喝点酒吧,叶大少。”
   唐扇面再从叶临邪那出来时已临近午夜,她带着肖像画倒在柔软的客栈床铺上,睡意渐起。
脸上的面具都没来得及摘下便已睡熟,从蜀川到西湖的路程本不算得远,但在听说了曲殇的事之后,唐扇面感觉她早已身心俱疲。
   隐约察觉到客栈的门在吱呀作响,有人走进了房间,带着某种熟悉的香气,莫名的好闻。
那人摘下她脸上的半张面具,近前轻吻她的眼角,温湿的触感使得唐扇面睫毛都颤抖起来,随后她感觉到那人离开了床榻,‘咔’的一声微响,向南的窗户被挑开了。
   唐扇面勉力睁开眼,看到恢复苗人装束的曲殇用火折子点燃了某样植物的根须,烟雾渐渐融进空气里,困意再次席卷周身,使得曲殇那像是涔了蜜似的声线忽远忽近,缥缈无踪,“中原甚是无趣,扇面你听人说过长于西域荒漠的三生树么?传言它于月圆之夜开花,飘香三里引来群蝶环伺,真想见一见呀。”
   “不过你要更快一些才好,我现在,可是时日无多了……”
   从迷烟中醒来的次日,唐扇面便不眠不休的赶往大漠。明教在此驻扎百年,这里也被整理出不少稍稍可以住人的市集。
   她普一抵达略有人烟之地便倒头入睡,恢复好精气神、问到了行进的道路,并补给够充足的水和食物,这才朝着三生树的方向去。
   和万人斩的风尘仆仆不同,曲殇依旧无甚变化,即使是位于寸草不生的荒漠中央也不失娇俏,是黄沙漫天中难得的景色。
   “扇面呀,好久不见。”
   唐扇面放开骆驼的缰绳,临空一翻,轻飘飘的落地。踩在脚下的是软绵绵的细沙,带来硝烟的风吹得她买水时赠送的长衫猎猎作响,驼铃在一边叮铃铃的响个不停,“为何要把落脚之地透露给我,曲殇,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对啊,我想做什么呢?”曲殇远睨着落日,转而像万人斩微笑道,“你知道的吧,我的师门啊,想要我死。所以他们才向隐元会下足了委托,恩,让我想想,是叫阎王单对吗?老家伙们也不动动脑子,我曲殇,能让大五仙教空手而归,又怎会如此轻易就被中原人拿下!”
   “那些敢于来猎杀我的杂碎,都成了小可爱们的下酒菜,味道似乎还不错,它们看上去很喜欢呢。”
苗女抬手,数以万计的毒虫包围起三生树,目之所及全是潜伏着等待命令的南疆蛊毒,没有一处可以下脚的地方。
   “于是,接下来就有了‘万两黄金曲殇’。我早该想到的,你这么出色,何该是早被他们盯上了。”
   曲殇迈步向前,蛊虫们如潮水般为她分出一条路,使其能顺通无阻的行至川蜀第一赏金杀手面前。
   轻柔的引导着唐扇面放松、不再双手成拳,慢慢与之十指相扣,曲殇言笑晏晏。
   “你也想要我的命,是吗?”
   “但仅凭扇面的话,是没有办法做到杀死我的。”
   苗女松开二人交握的手,熟稔的从暗袋里取出杀手惯用的锯齿状匕首,手把手的教她握着,迅速捅入自己胸膛,再粗暴撤出。
   血花四溅。
   唐扇面瞳孔紧缩,本能的伸出手去按压曲殇的重伤之处。
   可没一会儿,她便惊异的发现手下不再有血液流出,而后更是皮肉愈合得飞快。
  “只是有点痛罢了。”
   曲殇变得苍白的面孔倒映在唐扇面黝黑的瞳仁中,她紧抿起唇,三两下制住曲殇,捏实她的脖颈一把贯进黄沙中,半跪着置身其上。
   “你似乎很得意?”
   “我很高兴啊,扇面。”制止了骚动起来的宠物们,曲殇环住唐扇面的肩背,压迫着将这样难能一见的心上人拥入怀中,再不想撒手。
   “曲殇的确是将死之人,不堪忍受毒素积年累月的侵袭,她要结束了。”
   五毒妖邪的气息湿润而温暖,如同她一触即走的吻,牢牢霸占住她怀中之人的全副心神。
   “谢谢你特地跑这么远来陪我。”
   阴云散开了,明亮的月色照耀着荒漠。三生树沐浴在满月的月光之下,一簇簇花苞争相绽放,樱粉色的,雪白色的,交织成片,美不胜收。
   如此堪称大漠一绝的美景,可惜以后是再见不着了。曲殇驱散掉所有跟随着她的南疆蛊毒,缓缓阖上双眼。
   在它们撤走之后,这个拥抱的气息渐渐弱了,更弱了。
   这一次,唐扇面到底是听全曲殇的话了。
   她说,“献上我的命,予你黄金万两。我们各取所需,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Tbc…

@跪柜诡鬼 来呀,你出场了哦(>_<)

评论

热度(3)